L 行业新闻
Listing
联系我们 | contacts us
电话:XXXXXXXX
邮箱:XXXXXXXX
QQ:XXXXXXXX
地址:XX省XXXXXXXX

您现在的位置:官网首页 > 行业新闻 >

「基金会」比特朗普还强势!土耳其总统直接“经济股票

2019-09-09 21:58

「基金会」

“当然,我们的中央银行是独立的。”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去年表示,“但央行不能采取这种独立态度,罔顾总统发出的信号。”

7月6日,埃尔多安发布总统令,解除土耳其央行行长穆拉特·切廷卡亚的职务,并由副行长穆拉特·乌伊萨尔接替该职。

总统令没有说明采取这一举动的原因,但市场猜测,埃尔多安对切廷卡亚积怨已久,由于后者不愿听从总统指令下调利率,令土耳其经济得不到刺激。

尽管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自5月初以来持续上涨,但埃尔多安这一决定为卖空者提供了做空里拉的理由。7月8日,里拉兑美元一度大跌3%。

政府与央行意见分歧加大

切廷卡亚2016年4月起任职土耳其央行行长,原本任期为4年。

但自去年埃尔多安当选总统以来,土耳其央行一直面临巨大压力,因为埃尔多安是低利率政策的支持者,他坚持认为高利率是“万恶之源”,并导致了高通胀。他希望央行可以降低利率,以重振陷入衰退的经济。

去年,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下跌近30%,通胀率飙升至25%,达到15年来最高。

路透社表示,土耳其经济在2019年初连续第二个季度急剧萎缩,因为货币危机严重,通货膨胀和利率飙升对整体产出构成严重影响。

为了抑制通胀,去年9月,切廷卡亚把基准利率提高625个基点至24%,此后一直按兵不动。土耳其统计部门7月3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土耳其通货膨胀率6月降至15.72%,为近一年来最低水平,5月为18.71%。

然而,近几个月以来,土政府与央行之间在货币政策方面的分歧越来越大,埃尔多安更是多次指责央行将利率维持在高位。同时还抱怨,美联储正在接近降息之际,土耳其的政策利率却高达24%,这是不可接受的。

有分析指出,土耳其央行6月决定维持利率不变,加剧了切廷卡亚被免职的风险。

此外,土耳其经济低迷和物价上涨伤及埃尔多安和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的民意支持率。在新近结束的地方选举中,正发党在首都安卡拉、伊兹密尔、安塔利亚和伊斯坦布尔等主要城市市长选举中败北,是埃尔多安执政以来遭遇的最大打击之一。

土央行恐难守住独立性

土总统开除央行行长的举动令外界对土耳其央行是否具有充分独立性再度产生质疑。

《经济学人》在今年4月的一期封面文章中指出,在20世纪70年代,政客们习惯操纵利率,来提高自己的支持率,这导致了当时通货膨胀的灾难。因此,富裕国家和许多穷国纷纷转向了一个崭新的政治体制,那就是为了稳定物价,应该让独立的央行来实现这一目标。这让整整一代的数十亿人口,习惯了低而稳定的通货膨胀,以及他们的银行存款和抵押贷款利率处于可控范围。但如今,这种体制开始受到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和各种经济势力的共同威胁,这些力量正使货币政策再度政治化。

2018年,土耳其大选,是该国经历近百年的议会制后首次迈入总统制。在总统制下,埃尔多安的权力进一步得到加强,总统可以直接组建内阁,任命各部部长,还可以直接颁布行政法令。

上任伊始,埃尔多安就宣布16位新任部长的名单,并将重要的财政部长一职交给了他的女婿贝拉特阿尔巴伊拉克。与此同时,他又公布了第一批总统法令,赋予总统任命土耳其央行行长和其他数百名高级官员的权力。

彭博社曾援引Global Source Partners经济学家Atilla Yesilada的评论称,“我原以为埃尔多安已经从扰乱市场所付出的痛苦代价中吸取了教训,但显然,他依然认为,凭借自己的新权力,他可以打败市场。”

Medley驻伦敦高级分析师奈杰尔·伦德尔表示,这一次直接撤掉央行行长,对土耳其资产而言无疑是个坏消息。埃尔多安又一次干预了央行的运作。他认为自己最了解情况,而实际上他并不了解。

德国法兰克福大学的经济学家韦兰特指出,土耳其央行维护价格稳定的职责正在被忽视,“埃尔多安试图重新推动经济增长,但这会导致高通胀和货币贬值”。

财经网站Quartz表示,土耳其央行摇摇欲坠的独立性将于7月25日举行的月度货币政策会议上得到检验。“土耳其央行显然将承受更多来自总统的压力,要求其大幅降息,幅度或超过预期。这样的削减将使埃尔多安感到满意,但也会使土耳其借款人的重大美元债务成为更大的负担”。

“当然,我们的中央银行是独立的。”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去年表示,“但央行不能采取这种独立态度,罔顾总统发出的信号。”

7月6日,埃尔多安发布总统令,解除土耳其央行行长穆拉特·切廷卡亚的职务,并由副行长穆拉特·乌伊萨尔接替该职。

总统令没有说明采取这一举动的原因,但市场猜测,埃尔多安对切廷卡亚积怨已久,由于后者不愿听从总统指令下调利率,令土耳其经济得不到刺激。

尽管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自5月初以来持续上涨,但埃尔多安这一决定为卖空者提供了做空里拉的理由。7月8日,里拉兑美元一度大跌3%。

政府与央行意见分歧加大

切廷卡亚2016年4月起任职土耳其央行行长,原本任期为4年。

但自去年埃尔多安当选总统以来,土耳其央行一直面临巨大压力,因为埃尔多安是低利率政策的支持者,他坚持认为高利率是“万恶之源”,并导致了高通胀。他希望央行可以降低利率,以重振陷入衰退的经济。

去年,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下跌近30%,通胀率飙升至25%,达到15年来最高。

路透社表示,土耳其经济在2019年初连续第二个季度急剧萎缩,因为货币危机严重,通货膨胀和利率飙升对整体产出构成严重影响。

为了抑制通胀,去年9月,切廷卡亚把基准利率提高625个基点至24%,此后一直按兵不动。土耳其统计部门7月3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土耳其通货膨胀率6月降至15.72%,为近一年来最低水平,5月为18.71%。

然而,近几个月以来,土政府与央行之间在货币政策方面的分歧越来越大,埃尔多安更是多次指责央行将利率维持在高位。同时还抱怨,美联储正在接近降息之际,土耳其的政策利率却高达24%,这是不可接受的。

有分析指出,土耳其央行6月决定维持利率不变,加剧了切廷卡亚被免职的风险。

此外,土耳其经济低迷和物价上涨伤及埃尔多安和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的民意支持率。在新近结束的地方选举中,正发党在首都安卡拉、伊兹密尔、安塔利亚和伊斯坦布尔等主要城市市长选举中败北,是埃尔多安执政以来遭遇的最大打击之一。

土央行恐难守住独立性

土总统开除央行行长的举动令外界对土耳其央行是否具有充分独立性再度产生质疑。

《经济学人》在今年4月的一期封面文章中指出,在20世纪70年代,政客们习惯操纵利率,来提高自己的支持率,这导致了当时通货膨胀的灾难。因此,富裕国家和许多穷国纷纷转向了一个崭新的政治体制,那就是为了稳定物价,应该让独立的央行来实现这一目标。这让整整一代的数十亿人口,习惯了低而稳定的通货膨胀,以及他们的银行存款和抵押贷款利率处于可控范围。但如今,这种体制开始受到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和各种经济势力的共同威胁,这些力量正使货币政策再度政治化。

2018年,土耳其大选,是该国经历近百年的议会制后首次迈入总统制。在总统制下,埃尔多安的权力进一步得到加强,总统可以直接组建内阁,任命各部部长,还可以直接颁布行政法令。

上任伊始,埃尔多安就宣布16位新任部长的名单,并将重要的财政部长一职交给了他的女婿贝拉特阿尔巴伊拉克。与此同时,他又公布了第一批总统法令,赋予总统任命土耳其央行行长和其他数百名高级官员的权力。

彭博社曾援引Global Source Partners经济学家Atilla Yesilada的评论称,“我原以为埃尔多安已经从扰乱市场所付出的痛苦代价中吸取了教训,但显然,他依然认为,凭借自己的新权力,他可以打败市场。”

Medley驻伦敦高级分析师奈杰尔·伦德尔表示,这一次直接撤掉央行行长,对土耳其资产而言无疑是个坏消息。埃尔多安又一次干预了央行的运作。他认为自己最了解情况,而实际上他并不了解。

德国法兰克福大学的经济学家韦兰特指出,土耳其央行维护价格稳定的职责正在被忽视,“埃尔多安试图重新推动经济增长,但这会导致高通胀和货币贬值”。

财经网站Quartz表示,土耳其央行摇摇欲坠的独立性将于7月25日举行的月度货币政策会议上得到检验。“土耳其央行显然将承受更多来自总统的压力,要求其大幅降息,幅度或超过预期。这样的削减将使埃尔多安感到满意,但也会使土耳其借款人的重大美元债务成为更大的负担”。